組建川商投資集團,開啟省屬國企整合大幕,也帶來一道數學題——在老廚房米業有限公司的搬運工趙明世看來,他的工作還和過去一樣,沒有太大的變化:每個工作日,開著一輛載重9噸的貨車從成都雙流東升鎮的分裝廠出發,將900袋東北香米運送到每一個配送點。
  事實上,他所在的公司今年有了很大的變化。老廚房隸屬於省糧油集團,今年,省糧油集團和川商集團整合組建四川省商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川商投資集團”)。趙明世未來的身份,將變成川商投資集團的員工。
  兩大集團的整合組建,是四川國資國企改革進程中的一個標誌性事件,打響了從2014年開始的省屬國企整合的“第一槍”。
  □吳亞飛 本報記者 董世梅
  重組,從去年底就已開始萌芽。川商集團董事長代平接到省國資委打來的電話:“你們來做省屬國企的改革試點,怎麼樣?
  7月中旬,省糧油集團的會議室里,一個職工代表大會正在舉行,主題直奔糧油集團和川商集團的整合。
  坐在臺下的省糧油集團總部職工肖宏,心情複雜。他已在集團工作了18年,沒有哪次職代會,讓肖宏像今天這樣忐忑,“就像是站在一個要改變命運的轉折點。”
  同樣的情緒在會場外瀰漫。“對連續虧損的糧油集團來說,這是好事,但對個人卻是挑戰。”肖宏道出糾結:重組以後,還能不能找到一個合適的位子?
  將變“一家人”的兩個集團有著相似的軌跡。1996年,省糧油集團從省糧食局脫離出來,省商業集團也改製組建為省屬國有大型商貿流通企業。兩家企業一起與行政序列脫鉤,以企業身份跨入市場。2004年,兩家集團一起交由省國資委管理。2010年,在全省國有企業戰略性調整的大背景下,兩個集團又同樣進行資產重組、轉換經營機制。“2010年,糧油集團情況還比川商集團好點,但是後來就有差距了。”肖宏口中的差距,有個指標很明顯:2010年,兩個集團普通員工的年平均工資都在2萬元左右;去年,川商集團的平均工資卻超出不少。
  員工收入,僅是表象。糧油產業的地位日益重要,作為省糧油集團,其現實困境與應有的擔當還不相匹配。
  省糧油集團總經理羅遠航快人快語,“我衡量這次整合組建的標準,就是看能不能適應未來發展的要求。”糧油集團多年來的經營窘境,迫切需要一個更大的平臺,整合以後,糧油集團將成為四川省商業投資集團的二級子集團,可以在更大投資平臺上發揮糧油資源優勢。
  糾結,在川商集團同樣也有。“改革不是好壞的問題,是能不能活下去的問題。”省食品有限責任公司製冷科技分公司的技術員黃玉明有點激動。作為公司的技術部門,經常“吃不飽”,資源得不到整合,甚至造成浪費。
  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兩大集團的整合組建,“四川確實需要一個現代商貿流通服務業的領頭羊。”省國資委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魯商、徽商、重商等14家省級國有商業企業,均是通過整合分散的國資國企資源,迅速擴大規模,贏得市場主動。產業相同、行業相近、業務協同的兩大集團,整合組建更有利於釋放協同效應。
  組建“新航母”的前夜,一系列的整理、打包、試水都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中。把機制和人的問題理順,為未來埋下伏筆,1+1才能>2。
  8月20日,成都蒲江縣氣調庫,庫里是堆積如山的獼猴桃。倉庫外,黃玉明在檢查控制機房內的各項數據。
  今年初,川商集團旗下的四川省食品有限責任公司製冷科技分公司成功改製為混合所有制企業,變身和盛製冷科技有限公司。過去,業務“吃不飽”,資源閑置;如今,黃玉明幹勁十足,“巴不得一分鐘當兩分鐘用。”
  按照兩大集團的整合方案,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是商業投資集團發展的重要方向。集團一級公司的各種探索就是在“大藍圖”下的試水。“改製,是為整合組建商業投資集團做準備。”省食品總公司總經理唐偉民對此認識很清楚。
  整合組建的前夜,有計劃的系列改變都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中。
  首先是人的安排。
  4月,糧油集團的領導班子順利換屆,羅遠航從紀委書記升任總經理;6月25日,川商集團董事長代平兼任糧油集團董事長……在外界看來,人事變動成為推進兩大集團整合組建的重要因素。“兩個集團一個董事長,航向自然更好把握”、“改革怎麼進行,關鍵就看‘船長’”……
  一上任,代平就開始行動:省糧油集團市場化程度較高的經營單位實行全員競聘、擇優錄用;對經營相對滯後、人多事少的幾家老公司,借助整合資源、整合業務,除在整合的新公司重新梳理出崗位外,還在集團和川商拿出崗位,供職工競聘上崗。同時開闢了自願選擇內退、一次性給予補償金等多種通道供職工選擇。打通幾條“人的通道”之外,新班子還要思考如何發揮員工特長,讓員工做自己想做的事。“資產、資源的整合也難,但最難的是人,改革的關鍵也是人。”這成為推進改革中的共識。
  同時進行的,還有業務的整合。
  7月底,省糧油集團將老廚房米業公司、集團本部油脂公司以及收儲公司油脂業務都整合為一家,專做油脂企業;
  8月,川商集團旗下的省糖酒公司與川商連鎖整合;
  接下來,兩大集團的科研資源也將整合,比如省酒科所、中藥材研究機構、糧油集團的糧食研究所等,成立食品藥品研究院……
  “對於虧損多年的糧油集團來說,必須關停並轉,整合運作不規範的部分來減負。對兩個集團來說,更應該集中優勢資源、優化業務板塊,發揮整合組建的真正優勢。”代平說,“我們不開小帆船,而是要打造行業的航空母艦。只有航母才經得起市場的風吹雨打、風雲變幻。”
  要打造行業的航空母艦,大到佈局,小到細節,都要用心。兩個集團的整合組建是問號,推動者們的心思,是想把這些問號拉成感嘆號,至少是一個句號。
  9月初,兩大集團整合組建的政府批覆到達了省國資委。整合目標明確:到2020年,川商投資集團將成為四川現代商貿流通服務業領域的龍頭企業,這就意味著兩個集團的業務將拆分、重構。
  早在7月,兩個集團的管理層就經常一起開會:要麼在糧油集團,要麼就在川商集團,“你來我往,才有公平的感覺。”大家說,整合組建並不是誰兼併了誰,誰比誰地位高。
  大到佈局,小到細節,面臨的現實困難也不少。虧損的省糧油集團,怎樣進一步激發活力?兩大集團整合組建,怎樣合理配置資源?從傳統商貿流通產業到現代商貿物流現代服務業,這條“新船”怎樣起航、乘風破浪……這是一個巨大的考驗。除了人員、業務的整合,還有企業文化的融合。
  6月24日,第一期“川商大講堂”開始了。那天,川商集團新入職的員工房莎莎坐在最後一排。她還記得那天,董事長身著白色襯衣、聲音洪亮,全程站在講臺上,還用上了梳理川商發展歷程的PPT,激情四射,很有感染力。
  兩個集團還要聯手搞關於改革的演講比賽、徵文比賽。“希望在整合大動作浮出水面前,能得到大家的理解與支持。”代平如是說。
  8月11日上午,省政府第55次常務會議上,《整合川商集團與糧油集團組建川商投資集團的改革方案》審議通過。省屬國有企業整合組建的第一張藍圖出爐。
  四川本輪國資國企改革非常引人關註。“我們作為省屬國企整合組建首‘吃螃蟹’者,只能摸著石頭過河。”這是兩個集團管理層目前的共識。“第一”,除了意味著被關註,也意味著承擔探索的風險。三項制度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董事會制度的規範等等,都將在這裡實踐。
  怎麼改,改到什麼程度?兩個集團的整合組建推進,省屬國企都很關註:只要國企聚在一起開會,大家就問:推進怎樣?有沒有什麼進展?困難在哪裡?……
  在旁觀者看來,兩個集團的整合組建是問號,在操作者看來,卻想把這些問號拉成感嘆號,至少是一個句號。“只有敢試敢闖,才能走出一條新路,乾出新的事業。”這句話,不僅在川商大講堂上提及,更經常掛在推動者們的嘴邊。
  (原標題:1+1=?)
創作者介紹

vb80vbrkl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